快一步,慢一步

【#男鹅 同人 | 王子/天鹅 | PWP】情人节小甜饼(小肉饼?)

天鹅好像总是会比王子快一步。

文前预警

tags
原作Swan Lake (Bourne)
关系Prince/Swan
分级Explicit
角色Prince, Swan
其它PWP, 小甜饼
信息章节:1/1 字数:5902 字

写在前面

皮站长 @flyover@pullopen.xyz 说,情人节想看他俩好好做爱,于是就有了 PWP。

对天鹅有些奇怪的发情(?)设定,但归根结底是和人类男性一样的性器官与性反应。

攻受是王子x天鹅。

正文

王子最近有一些性爱上的烦恼,像每个正常男人一样,他对自己的表现感到焦虑。

一般人或许会说,他的性伴侣并不太能称得上「正常」。但王子不是这么想的,如果有人这样对他讲,他肯定要回答, 那可能我才是不正常的那一个啊。 当然啦,也不会真的有人这么说,王子就是自己脑补一下罢了。毕竟,他们的爱情是个秘密。

王子主要的苦恼是在于时间协调上的。也就是说,他的恋人和他……速度大不一样。这可能和他的恋人是一只化作人形的天鹅有关。

天鹅现在正双腿分开跪在他面前,不着寸缕,如白玉雕琢一般的身体在深蓝色的床单上显得格外耀眼,腿间低垂的性器形状很漂亮,衬着他大腿饱满的线条。王子咽了咽口水:平时自己是完全看不到天鹅这些部位的,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行,羽毛全部消失是他准备进入性爱阶段的第一个特征,这种神奇的天性大概是为了让他能和人类进行交配。

王子光是看着他都已经口干舌燥,当他手脚并用向自己爬过来,美丽的脸庞带着热气贴近胸膛,王子的头皮立刻一阵发麻,低吟不止。天鹅的手放到了王子的大腿上用力抚摸着,一手向后探去揉捏他的臀部,吻住他的肩膀,嘴唇湿润又温暖,在王子身上留下水痕。

王子的感官都集中在被触摸的地方,身体四处的血管全在跳动,一时情迷意乱,把手放到了天鹅腰上,天鹅却发出轻轻的哼声:「等等……先别碰我……不然我马上就会……」

「好……呼……好。」王子的心跳得太快了,他收回了手,放到自己的阴茎上抚摸了起来。

天鹅捧着他的脸,凝视他的眼睛,王子一边自慰一边看着他,快要被他清澈的目光所溺毙。温柔的双手来到王子的胸膛,指尖打着转挑逗他的乳头,那种从胸口一直绷紧到下腹的快感太要命,王子激动地向前凑去,天鹅的脸却向后躲闪了一下。

「唔……吻我呀……」王子恳求着。

天鹅舔了舔嘴唇,摸摸他的脸。王子迫不及待地吮住他的手指,天鹅发出充满惊异的吸气声。

「你也太……」天鹅低沉地咕哝着。

「吻我。」王子嘬着他的手指,含混地恳求道。

天鹅叹了口气,另一只手用力掐住了王子的乳头,王子疼得弯下了腰。他张嘴放开了天鹅的手指。

「再等等。」天鹅喘息着说,拍了拍王子的头发。

「你吻我的话,我马上就会变硬的。」王子委屈地说,「我最喜欢你吻我……」

天鹅脸上微微发红,笑着摇了摇头,终于过来给了他一个吻。又湿又深又长,王子将沉重的喘息压进他唇间,充盈他的口腔。脸庞分开时,天鹅双目潮湿,露出一脸迷蒙的表情,王子一见便知,他已经开始兴奋了。

这个时候天鹅还不会完全失去说人类语言的能力,但是也已经不远了,王子得加快速度。他快速撸动着自己,臀部随着动作起伏。天鹅低头看着他自我取悦的模样,伸手搭在他上下套弄的手上,摸着他的指节,身体微微发抖,仿佛在竭力克制即将到来的汹涌情潮。王子知道天鹅被那股情潮席卷时的模样,他知道,他见过,他爱抚过,他进入过——

「啊……」只要想一想,王子小腹里的热流就变得无比激烈。他手中紧握的阴茎终于硬到了自己希望的程度。

王子不再忍耐,立刻抱住了天鹅,不顾一切地亲吻着,听他发出满含欲望的惊叫。他的肋骨从皮肤下隐隐凸起,像蝴蝶翅膀的纹路一般复杂,被自己仔细爱抚时,会极富梦幻感地扇动,仿佛他连骨骼深处都在渴望自己。王子的手掌带着欲火,四下撩拨他的身躯,让他仰面躺倒,压到他身上,从脖颈一路虔诚地吻到了小腹。

天鹅的叫声逐渐成为水禽的鸣叫,再也没有人类的痕迹。雪白的肌肤被情欲灼烧后,透出了一层薄薄的粉色。只是身体受到一点刺激,他的阴茎就已经完全勃起了,躺在小腹上,顶端汩汩流水,胀大到极限,渴求着释放。天鹅扭动着,淡粉的肌肤胡乱擦过床单,仿佛这样一点粗糙的接触也能让他得到快慰。这副模样实在太过淫靡,让王子既想立刻满足他,又想把这样的时光无限拖长。

这就是给王子带来烦恼的时间不协调:天鹅性唤起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稍微碰碰他都会让他的欲念急速升温,如果这时套弄他的阴茎,他从充分勃起到射精的时间同样很短。当然,比一般的天鹅的要慢得多,但比起人类来就实在过于迅速了。

两个人第一次试图做爱时,谁都没意识到这一点,几乎立刻勃起的天鹅扑在王子的背上,咬着他的肩,阴茎摩擦着他的臀部,不一会就射了,他结束时,王子甚至都还没怎么被撩起火来。不过,情热时的天鹅对王子的珍爱没有任何变化,他绝不会强行插入到未经扩张的后穴里。

王子也不是没有试过让他等一等,但勃起后的天鹅如果得不到抚慰,身子会非常难过,发出可怜的哀叫,蜷着腰身在床上发抖,透亮的肌肤像是快被欲望撑破了,眼角通红,恳求地看着王子,把王子看得心疼极了。他怎么都舍不得让天鹅难受,只好立即握住勃起的地方安慰他。一旦开始揉他下面,他挣扎的身体就会老实下来,眼中露出温顺的目光,仰着脖子沉溺在快感之中,呀呀作声,在王子手中尽情地射精。

总之,今天肯定不会是这样,他们已经吸取了很多之前的教训,有了经验,做足了准备。

王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用指腹按了按天鹅后穴的入口。揉捏了没几下,穴口就抽搐着收缩,期待被进入了。天鹅发出很舒服的叫声,双腿大张,上身时不时地拱起,用肢体语言向王子传递他的快乐。涂满润滑的手指轻松地插了进去,在他敏感的内部搅动着,天鹅闭上眼睛,尖叫了起来。

他后面扩张好的速度也很快,比人类要快得多。第一次这样做时,王子狼狈极了,穴口在他面前鲜艳地张开,已经准备好接纳他了,他却发现自己下面那根还是半软的。王子懊恼地抚摸自己,天鹅则躺在床上,呻吟声带着哭腔,圆润的臀部拼命扭动着,用脚背勾着王子的腰臀一个劲地摩挲。好不容易够硬了,王子又跌跌撞撞地爬下床去拿避孕套,还不小心给扯破了,又去拿了一个新的……他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漫长过。

等他终于做好了准备,天鹅已经等待了太久,那副呜咽着缩起来的模样让王子心都快碎了,他打开天鹅的腿,毫无障碍地进入那具火热的身体,尽力去安慰。他不知道自己该快一点还是慢一点,只有顺应着天鹅体内的收缩去动作。手指的试探让王子知道他内部的构造和人类并无区别,便试着往前列腺的部位顶弄,没几下天鹅就被他搞射了。害怕射精后的他过度敏感,王子又赶紧退了出来。

……并不是什么令人感到得意的回忆。但即便是这样不协调的性爱,在王子记忆中仍旧无比甜蜜,可以和天鹅的身体亲近地纠缠,哪怕只有短短的瞬间,都美好得让王子不敢相信,甚至感到害怕。

但是,他当然还是希望能够把恼人的时间差给弥补上,和对方尽量同步。

所以,这一次当天鹅的后穴被完全打开,潮红的洞口在雪白的臀部正中不断翕张,王子早已充分勃起,戴好了避孕套,他还是没有急着插入,而是用手指轻抚那个饥渴的部位,欣赏着天鹅被自己彻底点燃的模样。他咿咿呀呀的声响带着焦躁与狂热,忘记了人类手臂的功用,只当那是翅膀,无助地掠过床单,张开又合拢。他的双腿曲起,脚背紧绷着,形成优美的弧度。

王子吞咽着口水,手指扒开他的穴口,扶着自己缓缓进入。天鹅的眼睛无辜地睁大,默默吸气来努力接纳自己,他的阴茎抽动了几下,顶端溢出更多的前液,把他的小腹弄得好湿,亮闪闪的。他体内湿热的触觉顺着王子的下体一直浸染了大腿,涌进小腹,缠绕腰肢,亲密的感受让王子的身体剧烈颤抖,脑海一片混乱。

天鹅体内被他的阴茎撑满,双腿激动地分开,因为腰间垫着枕头,臀部高高地抬起。王子握住天鹅的腰,开始慢慢抽送下体,天鹅热情地挺腰凑上去,但王子强迫着自己定了定神,控制好他们的节奏:「别太快了,让我好好地疼爱你……行吗?」

其实天鹅发情时根本听不懂人话,但据他说,王子的语音语调仍然可以传递出情绪和情感,他还是能够分辨的。他像是明白了一样,放松了身子,任凭王子摆弄他,伸长脖子发出梦呓的低吟,胸口向上挺动。

只要在他体内慢一点动作,天鹅便不会被撞到射精,而是会在绵延的快感中无尽沉沦。他的腰肢随着王子的动作轻摆,泛红的上身伸展着,眼中一片湿湿的雾气,像是清晨的湖面,却只为王子荡漾。王子用指尖上下轻搔他的臀部,仅仅是施加这样微弱的碰触,便惹得他一阵疯狂战栗,不由自主地扭着胯,嘶嘶鸣叫,小腹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收缩。他忽然把一条腿抬了起来,不断地蹭着王子的腰背,把他往下勾。

「呜……」王子不禁发出一声叹息,其中饱含的情欲意味,连自己听了都发抖。他舒服得膝盖发软,快要跪不住了,腰部因为强烈的快感而阵阵酥麻。王子扶住天鹅的腿向下压去,那具灵活的身体对他全然依顺。王子撑在他上方,亲吻他的嘴唇,阴茎直顶到深处在里面磨着,将火热的躯体牢牢钉在身下。他们结合的部位一片湿滑,进出顺畅,明明毫无阻拦,却像能黏合一样把他们锁在了一处,品尝对方,再不能分开。

「你真好……我……我想要……」放开天鹅的嘴唇,王子快被融化了,只剩一派胡言乱语,他一下下擦过天鹅的敏感点,又不敢弄太狠了,憋得自己都想哭。天鹅忽然发出高亢的鸣叫,内部一阵紧缩,身体狂热地挣扎着,原本瓷白的颈部被大片深红淹没。王子知道他后面高潮了,但自己实在太舒服了,不想停下来给他缓和的机会。天鹅的眼睛失去了焦点,持续发出热烈的尖叫,不能获得片刻停歇,只能被王子一次次地顶上巅峰。

由于天鹅这时无法说话,王子对他的叫声和肢体反应都格外留心,以免自己糊里糊涂令他痛苦。尽管每次天鹅的兴奋期都很短,但结束后王子会详细地询问,甚至是让天鹅模仿当时的叫声来帮助他准确地识别,把天鹅搞得很尴尬。而此刻越是仔细体会天鹅的反应,王子越是冲动不已,他陷在高潮里为自己挣扎着,周身被欢愉的性事搅得凌乱不堪,嘴唇一张一合,呼吸反复被王子的吻打断。

待到王子也临近最后关头时,天鹅已经被干得发不出声音来,身子也扭不动了,体内连绵不绝的高潮让他一直在痉挛,被搞得精疲力尽的,手臂可怜兮兮地在床单上划动,被汗水打湿的额头黑得发亮。哪怕他全身都湿漉漉的,看上去仍像是缺水,仿佛在等待着被人抱进湖里。王子怜爱地从他体内退出去,他发出虚弱却不满的咿呀声,穴口大张,红通通的无法合拢,像在叫嚣着 我还要我还要我还要。

王子小心地拉起瘫软的天鹅,让他跨坐在自己腿上,撑开他的穴口,他立时发出一阵吸气声。「过来……我快到了……」王子屏息,扶着天鹅向下,再度填满他。天鹅坐下来的重量让他一下就进得好深好深,差点就立刻射了,王子的眼角一阵热潮,快感侵蚀着全身。他停在那里,一时无法动弹,天鹅全身都和他如此接近,气息温存,有着难以言喻的感动。

天鹅低低地叫着,有王子撑着他的背,他开始把身体前倾,用汗津津的脸去蹭王子的耳朵,脸颊,脖子,肩膀……他的嘴唇也碰着这些地方,把溢出的唾液沾满王子,不是在吻也不是在舔,就是毫无章法、激情奔放地蹭他。王子被他弄得颤抖不止,所有他碰到的地方都特别敏感,热辣的小溪在肌肤上汇集起来,流进小腹,形成一股快要喷发而出的潮涌。

「我不行了……」王子抓紧天鹅饱满的臀肉,把他的穴口掰开到最大的程度,猛烈地向内挺动。天鹅的叫声依旧低低的,显然已经不剩多少力气了,颤抖的阴茎打在王子的小腹上,随着他们的动作不断地摩擦着,在王子肚脐间留下一汪水。性器终于得到了安慰,天鹅双眼红红的,绷紧身体准备迎接最后的释放。

已经没有克制的理由,王子不顾一切地要着他,亲吻他修长的脖颈,揉他的乳头,手掌在他身上肆意抚摸,抱他,干他,吸他,让他更喜欢自己,让他为自己发狂,让他体内留下自己的形状,让他永远不离开自己……天鹅忽而发出一声最后的高亢鸣叫,扑向王子的脖子,狠狠地咬住他。

「好疼……」王子眼眶一酸,泪水奔涌而出,剧烈的高潮伴随着疼痛一起到来,王子身上所有的部位都被激荡的火花所席卷,被咬的地方更是在灼痛中传递极致的快乐。他大声地叫着,往天鹅身体里冲撞,射精后的阴茎留恋地在里面摩擦,不肯离开那份温暖。天鹅也表现得和他难舍难分,依旧没有放开他,牙齿死死地咬着,让尖锐的疼痛钻进他的身体,久久不散。王子快活得几乎要昏过去了。

在那之后,王子很久都缓不过劲来,还是天鹅先恢复了常态——连这一点也是速度更快——从他身上下来,跪在那里休息了一阵子,帮他摘下避孕套扔掉,用纸巾抹去自己喷出来的精液。然后他抱住王子的身体,一起躺在了床上,吻去王子眼角的泪水。

「刚刚好舒服啊……」王子迷迷糊糊地说。他的头脑这时才稍微反应过来,这是他们第一次将天鹅的性兴奋时间拖得这样长,更是第一次同时高潮,简直像是个奇迹。

天鹅轻轻叹了口气,碰了碰王子的脖子,忧心忡忡地盯着:「很疼吧?我看看破了没……」

「没破。是很疼,但是……我喜欢。」王子有些羞涩地闭上眼睛,「你知道我喜欢……」

「嗯,可我还是会舍不得。」天鹅在他额上吻了吻,捋着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,「你都疼哭了……我怕我太用力,会弄伤你。」

他的手指安抚地摸着那块被他肆虐过的肌肤。天鹅对自己几乎是溺爱的,每次躺在他怀中,王子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他那么温柔,自己却利用他来满足一些很阴暗的欲望,想到这一点,王子就觉得难过。但也正是因为相信天鹅不会伤他分毫,他才能安心享受这种疼痛。可是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,天鹅肯定会越来越讨厌自己的吧……

正胡思乱想着,天鹅突然向后按着他的额头,让他把头仰了起来,那双比湖水更清澈的眼睛直直望着自己:「你怎么有点……」

「啊?」

「为什么每次做完之后,你好像都会很伤心似的……」天鹅困惑地说,「出什么事了吗?」

「哪有啊?我没有伤心啊。」王子眨眨眼,信口开河。

天鹅眯起眼,仔细地看着他,抿了抿嘴唇。他这是有什么动物的直觉吗……

「不用再担心了,」王子揉了揉那个仍然疼痛不已的地方,「又不是猫科动物那样锋利的牙齿,受伤也不会很严重。」

「猫科动物?」

「就是……比如猫啊,类似这样的动物。」

「猫。」天鹅严肃地点了点头,「知道了,那种个头很小,但是很危险的家伙。如果你遇到他们,我又不在你身边的话,千万不要勉强,直接跑掉就好。」

王子在脑海中幻想着,天鹅在一只绒绒小毛团面前,张开翅膀凶巴巴地护着自己的场面,虽然是很感动,但要憋着不笑也实在太难了。

「……你在笑什么呢?」天鹅皱眉道。

「你连猫都能打得赢吗?」王子笑意盈盈地问。

「当然啦。我不会输的,肯定会保护你的。」

「真厉害。」王子钻进他臂弯,闭眼靠着他,嗅着他身上的气息。这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。


不知何时睡过去,也不知何时醒来,王子睁开眼时,正面向着自己卧室房间的窗户,破晓的光隐隐萌发。他愣神望着窗前几根光秃秃的树枝,回忆着每一次,天鹅落在窗台时纷飞的羽毛。

直到腰间的手搂了搂,他才意识到天鹅在自己身后抱着自己。

「我该走了……」天鹅贴着他的耳朵说。

王子用指尖捂住自己的嘴。

「你喜欢我吗?」天鹅在他身后问,「我让你感到快乐吗?」

「当然。」王子松开手,轻声回答。

「那这一次,你会跟我一起飞走吗?」

王子揪紧盖在自己胸口的被子,闭上眼睛:「今天……还不行……」

天鹅的手充满怜惜地抚摸王子的肩膀,嘴唇亲吻着他的后颈,呼吸的热气钻进王子颤抖的肌肤。「我知道了。下一次。我会等待着,你准备好的那一天。」他的声音之中没有失望,没有埋怨。

他离开床时,王子拽住他的手:「你怎么知道,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起飞走呢?」

天鹅笑了笑:「其实我不知道。但我希望你会。」

他跪在床前,俯下身,用额头蹭了蹭王子的胸口。他真傻啊,为什么要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呢?明明他们两个连做爱的步调想要一致都那么困难了。如果就这样不管不顾地私奔,他们会遇到多少麻烦啊!难道他就不会害怕吗?

当他的背影挡住窗外的光线时,王子想,天鹅好像总是会快自己一步。

但是,也许有一天……有一天,王子也能追赶上他。

王子望着敞开的窗子和消失在空中的影子,过了许久,才小声说:「谢谢你愿意等我……」


THE END


写在后面

王子,冥思苦想该如何才能达成高同步率,和天鹅好好做爱:

calculations

圣瓦伦丁日诞生了一位带数学家,鼓掌。